注册 |  登录
您的位置:主页 > 易经研究 > 名人论易 >

李零:《周易》是本什么样的书

2014-09-13 20:46  】 点击:共有  条评论
作者简介:李零,男,祖籍山西武乡县,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,从事先秦考古研究及中国古汉语研究。主要著作有:《孙子古本研究》、《李零自选集》等。 《周易》是本什么样的书?我想把来龙去脉讲一下。 现在,市面上讲《周易》的书真是铺天盖地,热心的读者也

 


 

作者简介:李零,男,祖籍山西武乡县,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,从事先秦考古研究及中国古汉语研究。主要著作有:《孙子古本研究》、《李零自选集》等。

《周易》是本什么样的书?我想把来龙去脉讲一下。

现在,市面上讲《周易》的书真是铺天盖地,热心的读者也人山人海。我不想重复各种老生常谈、胡吹神侃,说此书最最符合科学,处处蕴含哲理,如何灵验,如何神秘,如何放之四海,如何无所不包,如何令各级领导如痴如醉,如何让成功人士神魂颠倒,如何急广大群众之所急,满足他们的各种需要,如何风靡世界,畅销海外,引无数老外竞折腰,想不承认都没辙,中国是电脑的故乡……

下面,我只想讲点简单的事实,供大家参考。

一、《周易》是本讲筮占的书

首先,我要告诉读者,《周易》是一本非常枯燥的书,没有耐心,绝对读不下去。大家哭着闹着,非要读这本书,主要不是因为它有什么引人入胜之处,而是因为古往今来,人类有两个兴奋点,一是算命,二是看病。这书跟算命有关。

人,活得长不长,运气好不好,会不会升官发财,大家最关心。如果有一本书能提供答案,那不跟中彩票一样?占卜,《周易》最古老。大家都说,这书神得不得了。

不错,《周易》和算命有关。它从一开始就是用来占卜。但我们要知道,中国的占卜可不止这一种,而是五花八门,有很多种。你要了解《周易》,首先就要知道,它是讲哪一种占卜,这种占卜和其他占卜有什么不同,在中国的占卜体系中处于什么位置,这就像到超市购物,你要找一下,它是摆在哪家超市哪个货架上。

以前,我多次说过,中国古代的知识分两大系统。研究人,研究人的行为,古人的智慧是凝聚于兵书;研究自然,向分两门,一门叫“数术”,一门叫“方技”。前者是研究天地万物,既包括天文、历算类的科学知识,也包括各种神秘占卜和原始巫术。后者是研究我们的身体,既包括医学,也包括各种祝由术和神仙家说。这两门知识合起来,古人叫“方术”。

方术是中国古代的“自然科学”,不是纯之又纯的科学,而是迷信加科学的“科学”。科学和迷信都研究自然,对象一样,属于同一个知识体系。当时还没有科学、迷信二分法。我们用古人的想法看问题,毫无疑问,这是当年的“科学”。

司马迁为方术立传,有三篇东西:《扁鹊仓公列传》、《日者列传》、《龟策列传》。《扁鹊仓公列传》讲看病,属于方技。《日者列传》、《龟策列传》讲占卜,属于数术。

《周易》讲什么?当然是占卜。但同是占卜,“龟策”和“日者”是两大类。当时的占卜,日者之术讲选择时日,是一大类(后世的通书、黄历属于这一类);龟是龟卜,策是筮占,是另一大类。《周易》属于后一类。

比《史记》晚,《汉书·艺文志》据刘向、刘歆的分类,把数术分为六类:

(1)天文,讲占星候气。

(2)历谱,讲历法算术。

(3)五行,讲选择时日。

(4)蓍龟,讲龟卜筮占。

(5)杂占,讲其他占卜和厌劾术(趋吉避凶的巫术)。

(6)形法,讲相术和风水。

筮占属第四类,即蓍龟类。蓍是筮占,龟是龟卜。

首先我们要知道,《周易》的“易”是指筮占。

 

周易是中华的一部奇书,古人用他预测未来,决策大事

二、筮占是一种数占

卜、筮是两种非常古老、非常原始的占卜,早期是结合在一起。至少汉以前,一直结合在一起。《尚书·洪范》如此,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如此,《周礼》等书也如此。即使汉代,卜法已经衰落,《汉书·艺文志》还把它们列为一类,后世史志也沿袭了这一分类,但两者已经分开。

龟卜和筮占,区别是什么?关系是什么?是个首先需要弄清的问题。

(一)卜

卜是用动物的骨头占卜,用骨头的裂纹求取神谕。早期人类认为,动物的骨头(包括人的骨头)很灵,可以沟通人、神,特别是龟骨,比其他骨头更灵。有趣的是,卜龟本身就叫“灵”。

从殷商卜辞到战国楚简,古人一直把卜龟写成“■”,即后来的“灵”字。《龟策列传》也把卜龟叫“玉灵夫子”。直到明清,卜龟的别名一直是“玉灵”。(■,上雨下龟)

世界上的卜分两种:一种是冷卜(apyro-scapulimancy),凭骨面的自然裂纹定吉凶;一种是热卜(pyro-scapulimancy),凭烧过的裂纹定吉凶。

我国的卜属于后一种。

商周甲骨,占卜前,先要在骨面做钻凿。商人的甲骨是圆形钻、梭形凿,周人的甲骨是方凿无钻。卜人在钻凿施火,背面的裂纹呈一纵一横,“卜”字正好象其形。“卜”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。

中国的卜,以卜材论,又分两种:一种起源于西北,用鹿的肩胛骨或牛、羊的肩胛骨占卜,一种起源于东南,用龟的背甲和腹甲占卜。前者比后者更古老。商周时期,这两种卜曾共用过一段。所谓“甲骨文”,就是兼指这两种卜材上的文字。后来龟卜压倒骨卜,取代骨卜,卜才专指龟卜。比如司马迁讲的“龟策”(《史记·龟策列传》)、班固讲的“蓍龟”(《汉书·艺文志·数术略》蓍龟类),就是专以龟卜为卜。汉以来,卜主要指龟卜。

(二)筮

筮和卜不同,不是以动物为媒介,而是以植物为媒介,或结草为占,或折竹为占,或用其他竹木小棍代替之。“蓍”字从艸,“筮”字从竹,文字本身也足以说明其材质。

有一种草,古代很有名,这就是蓍草,学名叫Achillea sibirica,英文叫yarrow,主要分布于西伯利亚和中国北方。褚少孙说,取蓍草,百茎共生一根,茎长一丈者为上,其次八十茎、茎长八尺,退而求之,满六十茎、茎长六尺也就不错了(《史记·龟策列传》)。

读《龟策列传》,我们可以知道,用蓍草占卜,有神秘含义。褚少孙说,汉代有一种传说,“下有伏(茯)苓,上有兔丝;上有捣蓍,下有神龟”,它是把蓍、龟扯在一起。但这种神秘的东西,其实并不神秘。实际上,它只是充当算筹,古人也可以用其他种类的草棍、木棍、竹棍代替之。

古人用竹木小棍当算筹,叫“筹”、“策”、“算”。算筹是最古老的计算工具。计算用这种东西,占卜也用这种东西。

卜、筮是商代最重要的占卜,两周时期也如此。商周时期,往往把卦画刻在甲骨上,就是卜、筮并用的证明。

早期,卜、筮并用,一般都是先卜后筮。如果卜、筮发生矛盾,怎么办?《左传》有段话,是讲这个问题:

初,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,卜之,不吉;筮之,吉。公曰:“从筮。”卜人曰:“筮短龟长,不如从长。且其繇曰:‘专之渝,攘公之羭。一薰一莸,十年尚犹有臭。’必不可。”弗听,立之。(《左传》僖公四年)

原文说,晋献公要立骊姬为夫人,先卜不吉,后筮吉,两者发生矛盾。献公宁愿相信筮的结果,说还是照筮的结果办吧,因为这更符合他的愿望,但卜人却坚决反对,他说,如果卜、筮发生矛盾,应该相信卜。所谓“筮短龟长”,是说卜比筮更有优先权。

古人说,卜比筮有优先权,可能与卜更古老有关,但原文“短”、“长”并不是说年代短长。

卜与筮谁更古老,要看考古发现。

考古发现,骨卜确实很古老,新石器时代就有,距今5000多年,但龟卜晚,大约商代中期才有。筮占,目前发现的数字卦,年代最早是商代晚期。

卜、筮有三要素,一曰象(卜曰兆象,筮曰卦象、爻象),二曰数(卜不用数,筮曰筮数),三曰辞(卜曰卜辞,筮曰卦辞、爻辞,统称繇辞)。象靠看,数靠算,辞是对占卜的解释和判断。《左传》僖公十五年:“龟,象也。筮,数也。”龟主象,筮主数。筮的特点,主要在于算。

筮起于算,可从文字学加以探讨。

《说文解字·竹部》有两种算。一种是算筹的算,“筭,长六寸,从竹从弄,言常弄乃不误也”;一种是计算的算,“算,数也。从竹从具,读若筭”。但秦汉简牍,计算的算和算筹的算往往不分,都写成“筭”。《孙子·计》:“夫未战而庙筭胜者,得筭多也;夫未战而庙筭不胜者,得筭少也。多筭胜少筭(不胜),而况于无筭乎!”今本如此,银雀山汉简本也如此。后世“算”行而“筭”废,大家还以为“算”是本字,“筭”是“算”的通假字,这是理解反了。其实,“筭”与“■”(“筮”的早期写法)很可能是同一字。比如睡虎地秦简《日书》乙种“不可卜筭”,就读“不可卜筮”。二者不但字形相近,读音也接近(筮是禅母月部字,筭是心母元部字)。(■,上筮下廾)

“易”是什么意思?古人释“易”,有一名三义之说:易简、变易、不易(出《易纬·乾凿度》和郑玄《易赞》、《易论》)。其实,“易”的本义是变易,指数变、爻变和卦变。其他含义皆由此引申。

筮占是以摆弄算筹,排列组合为占,面对的是无穷无尽的变数。古人认为,自其变者而观之,固可“易”(变易);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也可称“易”(不易)。易数是代码,易象是符号,如果用象数指代天下万物,执简御繁,以不变应万变,则百姓日用不穷,这也是一种“易”(简易)。

总之,筮占是一种数占(numerology),它玩的是数。

三、《周易》的源头:数字卦

“易”是筮占。筮占有很多种,《周易》只是筮占中的一种。《周易》之外有易,《周易》之前也有易。

《周易》的源头是什么?传统说法是:上古伏羲画卦,中古文王重卦,下古孔子作《易传》。《汉书·艺文志·六艺略》易类小序(下省称“班序”)叫“人更三圣,世历三古”。

伏羲画卦,指伏羲发明八卦。班序引《系辞》为证。《系辞下》:“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,仰则观象于天,俯则观法于地,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,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,于是始作八卦,以通神明之德,以类万物之情。”这是讲“上古圣人”。

文王重卦,指文王以八卦相叠,作六十四卦。汉人常说“文王拘而演《周易》”,说纣王把文王关在羑里,他在监狱里忧心如焚,发明了《周易》,算出自己要革商朝的命。《系辞下》:“《易》之兴也,其于中古乎?作《易》者,其有忧患乎?”《系辞下》:“《易》之兴也,其当殷之末世,周之盛德邪?当文王与纣之事邪?”班序说:“至于殷、周之际,纣在上位,逆天暴物,文王以诸侯顺命而行道,天人之占可得而効,于是重易六爻,作上下篇。”更明确以《周易》上下篇为文王所作。这是讲“中古圣人”。

孔子作《易传》,是古代成说,起码汉代的人都这么讲。如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:“孔子晚而喜《易》,序《彖》、《系》、《象》、《说卦》、《文言》。”《汉书·艺文志·六艺略》易类小序也说:“孔氏为之《彖》、《象》、《系辞》、《文言》、《序卦》之属十篇。”这是讲“下古圣人”。

这三个层次是三笔糊涂账。

第一个层次,是前《周易》时代。古人上穷荒渺,实在说不清,就把发明权推给上古帝王。伏羲是最老牌的帝王,当然有资格。古史传说有这么个套子,不足为奇。

第二个层次,是《周易》出现的年代。《系辞》设问,只是推测,推测它的出现可能在殷周之际。

第三个层次,是《易传》出现的年代。汉人为什么说孔子作《易传》,原因很简单,因为它有很多“子曰”。“子曰”当然指孔子说。此说,前人信之不疑,今人疑之不信。不信的源头是欧阳修的《易童子问》。

这三笔糊涂账,都要经受考古学的检验。这里先谈第一个层次。

现在研究前《周易》时代,最受关注是数字卦。

数字卦,北宋就有发现,但宋人读不懂。这种卦画,甲骨、铜器、陶器、石器,各种材质的出土物上都有,现在经学者收集,已经超过一百个例子。

数字卦的上限在什么时候,现在还不能讲死,仅就现有发现看,至少可以早到商代,肯定比《周易》早。这种符号,很长时间里,一直是个谜,后经学者反复讨论,特别是由张政烺论证,局面才被打开。

现在,多数学者认为,这种数字卦才是筮占的背景。

中国早期的数字卦是用一、五、七、九表示阳爻,六、八、十表示阴爻,除二、三、四被省去(积画为之,竖写则无法分辨,故省去),或隐去(以奇偶之变,藏在其他变数的后面),所有个位数全有,所以我叫“十位数字卦”。它与《周易》不同。《周易》只有九、六之数,今本九用阳爻表示,六用阴爻表示。简帛文本,阳爻一律作一,阴爻一律作八,估计就是从“十位数字卦”变出。后面这种卦也是数字卦,但只用两个数,不用其他数,所以我叫“两位数字卦”。

十位数字卦,战国楚简(如天星观楚简、包山楚简、葛陵楚简和最近发现的清华简)上有,[]四川理县出土的西汉陶罐上也有。[]可见,即使《周易》出现后,它也还在使用,新旧一度并行。

两位数字卦,最后被断连式的阴阳爻代替,年代比较晚。目前最早的发现是:

(1)乐浪式盘。1925年朝鲜乐浪遗址王盱墓出土的式盘,上面配有八卦。卦画作断连式,卦位属于宋易所谓的后天卦。此墓,年代在东汉明帝末或章帝前后(大约公元70-80年前后)。

(2)熹平石经。原本立于汉魏洛阳城的太学遗址,毁于董卓之乱。宋以来不断有残石出土,上面也有这种卦画。熹平石经刻于东汉灵帝熹平四年至光和六年(公元175-183年)。

看来,大约到东汉时期,这两种数字卦才最终退出历史舞台,我们才有横画断连的阴阳爻。

关于数字卦,目前学界还有不同意见。十位数字卦,其筮法仍是谜,策数多少,分组如何,肯定不同于《周易》(“大衍之数五十”肯定得不出十个数)。十位数怎么变两位数,也是个谜。张政烺说得好,我们发现的顶多是扑克牌,怎么玩,不知道。问题还要做进一步讨论。但毫无疑问,《周易》只是流,不是源。

《周易》和数字卦是什么关系,从理论上讲,可以有两种假设:

一种可能是,两者有关,皆以数占为背景,阴阳爻是从两位数字卦来,两位数字卦十位数字卦来。这是张政烺的看法。

一种可能是,两者无关,《周易》的阴阳爻与数字是从其他源头发展而来,和数占的大背景没关系。这是金景芳、李学勤的看法。

我认为,从筮占源于数占的大背景看,从十位数字卦早于两位数字卦看,从古本《周易》卦爻的写法仍作一、八看,从断连式阴阳爻出现比较晚看,前说比后说更有说服力。

四、《周易》:孔子选定的经典

中国早期,卜、筮并行,两者都有地区差异。殷人的卜与周人的卜不同,殷人的筮也与周人的筮不同。《周易》,顾名思义,是周人的易。商代有周邦,周代分东西周,西周、东周都是周。

《周易》的周是哪个周,现在的考古材料还无法回答。文献,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都没提到《易》,我们只能从《周易》本身找内证。

《周易》本身,大部分内容是讲卦象、爻象和吉凶悔吝,没有具体史事可考。但它有八条材料,可资断代:

(1)《大壮》六五:“丧羊于易,无悔。”(涉及王亥)

(2)《旅》卦上九:“鸟焚其巢,旅人先笑后号咷,丧牛于易,凶。”(涉及王亥)

(3)《既济》九三:“高宗伐鬼方,三年克之,小人弗用。”(涉及武丁)

(4)《未济》九四“震用伐鬼方,三年有赏于大国。”(涉及武丁)

(5)《泰》卦六五:“帝乙归妹,以祉,元吉。”(涉及帝乙)

(6)《归妹》六五:“帝乙归妹,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。”(涉及帝乙)

(7)《明夷》六五:“箕子之明夷,利贞。”(涉及箕子)

(8)《晋》卦卦辞:“康侯用锡马蕃庶,昼日三接。”(涉及卫康叔)

1929年,顾颉刚先生就是据此把《周易》的年代定在“西周初叶”。这八条材料,涉及五个人:王亥、武丁、帝乙、箕子、康侯。“丧羊于易”、“丧牛于易”,前人读不懂,顾先生考证,是讲有易杀王亥,取其牛、羊。王亥是殷先公,年代最早。“高宗伐鬼方”,高宗是殷王武丁,也比较早。“帝乙归妹”,顾先生考证,是殷王帝乙嫁有莘氏女太娰于文王,年代在文王时。“箕子之明夷”,箕子是纣王的叔叔,武王克商后仍在,比较晚。“康侯用锡马蕃庶”,前人不懂,顾先生考证,康侯是卫康叔。卫康叔,周公摄政时封卫,年代最晚。[]最近,清华楚简《系年》披露,康叔初封在“庚丘”,庚丘就是康。

这五个人,前人只知道武丁、帝乙和箕子是谁。其中箕子最晚,正好跨了两个朝代。《系辞》的作者大概就是以箕子定年,所以推测《周易》作于殷周之际,大概跟文王、殷纣的时代相当。马融、陆绩已指出,《周易》爻辞多文王以后事。顾先生说《周易》作于“西周初叶”,要比“殷周之际”更准确。

另外,顾先生还提到《周易》中的“王”,认为是泛指周王。这也很正确。

《周易》中有19个王字。它们,除“王母”一词是亲属称谓,其他18个王字是什么王,前人有争论

《周易》提到的“王”,有两处和地名有关,非常重要。一处作“王用享于西山”(《随》卦上六),一处作“王用享于岐山”(《升》卦六—四)。朱骏声说,“西山,岍、陇诸山,其尊者为吴岳”,“岐山,歧出之山,在雍州境内,《诗》所云‘天作高山’也”。“西山”指什么山,固然可以讨论,但岐山很清楚,应指今陕西岐山县北的岐山。这是周人的老家。

这两处的王,是否为文王,我不敢说,但毫无疑问,肯定是周王。

关于西周,多说无益,我只能讲这么多。

东周时期,情况不一样。当时,《周易》大行,没人怀疑,当时有《周易》。

古书引《周易》,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,材料最丰富,有22条。《周易》这个书名,最早就是出现在《左传》,前后达十次之多。《国语·晋语四》也提到这个书名。当时的《周易》,从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的引文看,与今本大体相同。

另外,《周易》这个书名也见于《周礼·春官》的《大卜》、《簭人》。在《周礼》中,它与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并列,号称“三易”。

当时,《周易》有三个特点,我们要注意:

第一,《左》、《国》筮例,总是卜、筮并用,这在当时是最显赫的占卜。

第二,当时的占卜,总是先卜后筮,筮不如卜。古人相信,烧龟壳比摆小棍更灵验,也更便捷。

第三,当时的筮占,虽兼用三易,但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,地位不如《周易》。《周易》已取上升趋势,但还没有达到“唯我独尊”的地步。

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什么样?二书失传已久,只有少数佚文保存,难免引起各种怀疑和猜测。1993年王家台秦简《归藏》的出土真是石破天惊。它可以证实,古书佚文还是很有来头,相当可靠。虽然,它只是填补了一个空白,但举一反三,却完善了我们从古书中得到的印象。

三易的关系是:

(1)它们有相似的揲蓍方法:《周易》用九、六之数,以变为占,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用七、八之数,以不变为占,七、八、九、六都在“大衍之数”的范围内。

(2)它们的卦数也相同,“其经卦皆八,其别皆六十有四”(《周礼·春官·大卜》)。

(3)它们都用阴阳爻,《周易》的三个出土古本(上博楚简本、马王堆帛书本和双古堆汉简本)是以一、八表示,王家台秦简《归藏》是以一、六表示。

(4)《周易》首乾,《连山》首艮,《归藏》首坤,卦序不同,但王家台秦简《归藏》可以证明,它们的卦名有对应关系,相同相近的卦名有相似的爻象。

(5)三易的卦象,其指代和引申的含义也彼此相似。

当然,三易也有差别。差别比较大,主要是卦爻辞。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,人物比《周易》多,很多人物都是传说人物。这些人物,有些固然早于周,但《归藏》居然有周武王、周穆王。可见《连山》为夏易、《归藏》为商易的说法不可靠,三易是平行关系,而不是前后关系。三易并占,就像我们用花色不同的四组牌或几副牌同时打扑克,只是增加了更多的变数而已。

我们要注意,《周易》后来居上,压倒卜,压倒其他筮,成为声名显赫、唯我独尊的经典,这与孔子的选择有关。六经是选择的结果,当时也有选学。

春秋时代,贵族教育有大变化。老六艺,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,全是训练武士的课程,它看重的是军礼、武德和军事技能的训练。学书与剑,主要是剑,而不是书。申叔时九艺,倒是强调书,但九门课程,里面没有易,孔门六艺,诗、书、礼、乐、易、春秋,其中才有易。这种新六艺,不光是六门课,也是六类书。《周易》是孔门六经之一。

孔门的经典,有些是古典,有些是新典。

古典是三大经典: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易》。《诗》是当时的文学经典,《书》是当时的历史经典,《易》是当时的哲学经典。文、史、哲,各一部经典。

新典主要是孔子时代的书。比如《春秋》,和《尚书》不同。《尚书》是古代史,《春秋》是当代史。这样的书,当时很多(申叔时九艺,多数都可归入史书类),孔子选定的是《鲁春秋》。《鲁春秋》是当时的“国史大纲”。还有些书,则和礼、乐有关。礼、乐,也多半是当时的礼、乐。礼、乐之用,在于操演。演礼奏乐,不一定靠书,即便有书,也早不了。《仪礼》的年代不会太早。

鲁为周公之后,周封伯禽于曲阜,“备物典册”存焉(《左传》定公四年)。《左传》昭公二年,韩宣子观书于鲁太史,见《易象》与《鲁春秋》,惊呼“周礼尽在鲁矣”。孔子对这两部书一定很熟悉。

孔子学《易》,有明确记载。孔子说,“加我数年,五十以学《易》,可以无大过矣”(《论语·述而》)。50岁,现在叫中年,当时可是老大不小,完全可以叫“老”。这是他出仕的前一年。马王堆帛书《要》和《昭力》都有“孔子老而好易”之说,两者都是放在孔子和子贡的对话中讲。子贡是孔子周游列国时才收的徒弟,他们的谈话,如果可信,时间更晚。司马迁说,“孔子晚而喜《易》,序《彖》、《系》、《象》、《说卦》、《文言》。读《易》,韦(纬)编三绝,曰:‘假我数年,若是,我于《易》则彬彬矣。’”他也许听说过类似的故事。

孔子宗周,对《周易》情有独钟。卜筮之书,他只选筮,不选卜;筮有三易,他只选《周易》,不选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。这个选择,意义非常大。从此,才有《周易》独大的局面。

五、《易传》的出现

《周易》经传,经出西周,传出后人,二者有时间差,没问题。问题是,经和传,在思想上是什么关系,有人说一致,有人说不一致。

五经,经传结合最紧密,无过《周易》、《春秋》,如果弃传读经,经必索然无味,让人昏昏欲睡。但《易传》的解释是不是符合《周易》本义,这是另一个问题。

《易经》,古本出土,年代最早,目前是上博楚简《周易》,和今本相当接近,但没有发现《易传》。

《易传》,古本出土,年代最早,目前是马王堆帛书《易传》,只有《系辞》和《说卦》的头两章。

《易传》有“孔子曰”。信者说《易传》是孔子作,根据这三个字;疑者说《易传》不是孔子作,也根据这三个字。其实,这三个字只能说明,《易传》是孔门后学转述孔子的思想,准不准,不敢说,有没有依托,不敢说。我们只能说,孔门后学说,他们是在传达孔子的思想。

《易传》的年代,一定在西汉前,下面有讨论,没问题。但早到多早,不好说。我们的估计是,早,早不过孔子死;晚,晚不过荀子卒。孔子死,在春秋末年,下面马上就是战国。荀子活到战国末年,卒年已入秦。大致范围总在战国时期。

汉代,五经之立,《易》为先,《易》居群经之首。后世的九经、十三经皆遵而不改。

《汉书·艺文志》著录的《易经》,今文三家,施、孟、梁丘所传皆十二篇。这十二篇都是由《易经》上下篇和《易传》十篇构成。当时所谓的《易经》,都是兼包经传。马王堆帛书《衷》篇,最后一段三引“《易》曰”,皆出《系辞下》,班志引《易》16次,也全部出自《易传》。汉魏的古书都这么引。

《易经》分上下篇,自汉已然,今本是上篇30卦,下篇34卦。

《易传》有十篇,也是自汉已然,今本前五篇,插附经内,是分卦而叙;后五篇,则列附经外,形同附录。

《易传》,汉代也叫《易大传》。如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引《易大传》,作“天下一致而百虑,同归而殊涂”(出自司马谈《六家要指》),就是《系辞下》的话,这种传,不同一般的传,汉代是当经看待。

《易纬·乾凿度》称《易传》为“十翼”,意思是十篇读《易》的辅助材料。汉有十翼是没有问题的。

十翼,旧本以《彖上》、《彖下》、《象上》、《象下》、《系辞上》、《系辞下》、《文言》、《说卦》、《序卦》、《杂卦》为序(孔颖达《周易正义》卷首第六论《夫子十翼》引一家说)。今本把《彖》、《象》、《文言》插附经文,据说是郑玄根据费氏本改的(《三国志·魏书·高贵乡公髦传》)。

这十篇,《彖上》、《彖下》以分析卦象结构为主,蒹释卦名、卦义。《象上》、《象下》则通释卦辞(孔颖达叫“大象”)和爻辞(孔颖达叫“小象”)。《系辞上》、《系辞下》具有通论性质,兼说易理、易史。这三种六篇,汉人最重。

其他四篇,都是单篇,先讲乾/坤二卦,再讲八卦,再讲六十四卦,层层递进。《文言》是讲乾、坤二卦,《说卦》是讲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离、艮、兑八卦,《序卦》是讲六十四卦之序,《杂卦》是打乱这个次序,一对一对讲。

研究《易传》,马王堆帛书《周易》经传不可不读。它包括七篇古书,这七篇古书是由三块帛组成:

(一)第一块是《六十四卦》和《二三子问》。

《六十四卦》,相当《易经》,但卦序不同。篇题是整理者拟补。

《二三子问》,是孔子答弟子问,“二三子”有谁,原文没说。此篇有三组问答,所有回答,几乎都是由“孔子曰”加“《易》曰”(或“《卦》曰”)而构成。此篇不在今本《易传》内。篇题也是整理者拟。

(二)第二块是《系辞》和《衷》。

《系辞》,篇题在篇尾,残泐,不分上下篇,包括今本《系辞上》1-15、17-20章和今本《系辞下》1-8、11和18章,[]缺今本《系辞上》16章(“大衍之数”章)和今本《系辞下》9、10、12-17章。

《衷》,篇题是原有(旧题《易之义》)。主要讲六十四卦的主旨和卦德,可以当作读《易》提要。包括今本《说卦》1、2章和《系辞下》15章、16章的一部分和17章

第三块是《要》、《缪和》、《昭力》。

《要》,篇题是原有。内容分三部分,第一部分包括今本《系辞下》9、10、12、13和16章的一部分,还有17章。第二部分讲“夫子老而好《易》”,第三部分论《损》、《益》之道。后两部分不在今本《易传》内。

《缪和》,篇题是原有。内容分三部分,第一部分是孔子答弟子问(答缪和、吕昌、吴孟、庄但、张射、李羊问),第二部分是一组“子曰”,第三部分是和卦义有关的故事,也不在今本《易传》内。

《昭力》,篇题是原有。内容分三部分,每一部分都是孔子答昭力问,也不在今本《易传》内。

上述七篇,除第一篇,学者都叫《易传》。但这六篇,只是学易者的丛抄。其中与十翼本有关,只有《系辞》和《衷》、《要》的一部分。这三篇,除两段见于《说卦》,全部见于今本《系辞》,除了没抄“大衍之数五十”章,几乎可以凑成《系辞》的全篇,可见帛书《易传》主要是《系辞》和《说卦》的头两章。其他三篇,不属十翼本。

马王堆帛书《周易》经传,出土地在长沙。抄写年代,至少在汉文帝十二年(前168年)以前,相当早。著作年代,肯定还要早。

孔子以来的易学传授,据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说,是孔子-商瞿(子木)-馯臂(子弘)-矫疵(子庸)-周竖(子家)-光羽(子乘)-田何(子庄)。商瞿是鲁人,馯臂,矫疵是楚人,周竖是燕人,光羽、田何是齐人。传播路线,是以鲁为中心,先南传于楚,再北传于齐。馯臂-矫疵是南派的代表,周竖-光羽-田何是北派的代表。子弘,《汉书·儒林传》作子弓。子弓是荀子的老师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WWW.ZCFSS.COM 潮流时尚网 风水学院 版权所有 【编辑信箱】: zgfsxy@163.com QQ: 收费业务预约 654593354 收费业务预约 524153840 QQ: 玄空风水及杨公风水培训咨询 524199848 易学风水同业合作 798034168 Power by DedeCms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 粤ICP备13005171号-1 统计